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跨界资讯>  社会创新即将进入井喷时代?点开看看

社会创新即将进入井喷时代?点开看看

2017-07-14 10:28:31  来源: CM公益传播  作者:阿培    点击数量:1233

       导语:6月12日,「CM公益传播」在“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价值投资论坛2017年会”举办《移动互联,社企传播的人本寻思》主题论坛,就社企传播的人本寻思展开讨论。


 
       这是一个人人移动互联的时代,也是一个需要以人为本的传播时代。本期特辑和你分享,以受众为中心(以人为本)的传播究竟该怎么做?内容根据2017社企传播论坛分享嘉宾发言整理而成,略有修改。


 
       分享嘉宾|阿培, 明日中国基金会联席CMO,明日醒醒执行长,我请你睡觉公益行动发起人


       分享主题|社会创新即将进入井喷时代

 

       我的故事很简单,我从小就是个特别爱睡觉的人。我在美国上到大三的时候,我的美国朋友告诉我,随时随地可能睡觉也是一个小的疾病。在美国的医院里,我确诊了自己患有发作性睡病。那时候我才知道,国内可能有70多万跟我一样的发作性睡病患者,而且他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身体患了疾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所以,出于一种使命感,我开始做提升发作性睡病的认知活动,所以就有了后来的“我请你睡觉”公益行动。

 

       其实“我请你睡觉”跟冰桶挑战有点像,我们邀请大家在任何可以的地方睡觉,然后拍一张照片或者一段视频,再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我觉得非常幸运的是,有60多个企业,将近20几个公众人物,还有很多的媒体在一个月之内给予了这个项目很多的关注。

 

       后来有不少行业伙伴邀请我去分享如何打造这场曝光量上千万的公益行动,其实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坦诚讲,“我请你睡觉”是一个这么具体、这么特别的项目,也是我唯一做过的公益项目,然后就因此可以讲公益传播了么? 总觉得我的货讲不了这么大的话题。

 

       但最近我意识到,是我太自我了。我请你睡觉能够实现5000多万的曝光背后的原因并不在于我,而是整个行业的功劳。整个社会创新的行业多年的发展和沉淀刚好为我们做了很多的铺垫,所以,我请你睡觉的奇迹才有可能发生。


 


       大家看到我今天想分享的话题是——社会创新会进入一个井喷的时代,其实我想更多地来分享社会创新让我感到兴奋的点。

       ▽

       第一个,行业的积累刚刚好,所以“我请你睡觉”的公益传播才迅速地做了起来。

 

       举个例子,我们的联合发起方BottleDream,他们从6年以前就在寻找全球的创变者故事。我是他们第600多号创变者,当#我请你睡觉#出现后,他们积累沉淀的媒体平台已经有了一定量的粉丝群,任何故事和想法的传播本身就有了听众基础。

 

       同样,在很多非常年轻的群体或者是社会企业里,像北辰青年之类的一些组织,他们也都已经逐渐在积累社会创新相关的经验,在慢慢积累的过程当中生出了更细化的分工。像CM公益传播在做的事情,就是希望大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阐述同一个事情,最终这个声音就会变得更大。


   
       第二个,就是现在的这个行业里面有一种劲儿——共创精神的劲儿。我觉得这也是我个人一直留在社会创新行业,而且一直在走下去的一个原因。

 

       我是去年才回国的,那个时候真的是一个人都不认识,但是它并没有妨碍我快速认识行业里靠谱的青年和组织。绝不单单是因为我们项目好玩有趣不苦情,更多地是源于大家非常愿意帮助让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做得更好,而非只顾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们联合发起方Someet很快地时间帮我们召集了N+组织做接龙支持方。

 

       社会创新发展还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共创精神是一种特别重要的精神,而且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联合起更多的力量,为一件事情集中声音,让它有更大的影响力,只有这样这个行业才可能发展得更快。

 

       每一次共创的沉淀,不仅仅是为他们自己在做的事情扩大声音,对于整个行业来讲也是一份非常有质量的沉淀。


 
       第三个,传播者即传播对象。

 

(这是一个正经的鬼故事)


讲一个非常逼真的鬼故事

 

“90后已经27了”,吓人吧

 

       一个社会企业的市场部门如果想活下去,肯定得有90后,而且不止一个90后,这也是“我请你睡觉”能做成的一个重要因素。为什么这么说呢?90后是哪些人呢?是有认知、高同理心、高使命感的一群人。

 

       比如在我去对接滴滴的时候,其实并不需要认识滴滴的大老板,当然也不需要认识所有企业的大老板,我们只需要搞定在这个公司里负责微博的,负责用心做微信编辑的人就好……而这些人刚好就是90后,意味着都是“自己人”。虽然我不愿意把年龄说得这么死,但是我想说的是,年轻人已经成为一定的主力。


 
       同样,我不是特别喜欢标签化。但是确实从概率角度上来讲,90后、95后或者00后都相对有这样的品质。第一个,高同理心,第二个,高使命感。这两个“高”就决定了年轻人是非常非常适合做一些更有社会创新意识的传播的,因为他自己很想去做,也很知清楚对方需要什么。

 

       我们现在的传播对象也是90后、95后和00后,他们已经成为了社会公益的大部分主力。年轻人是不喜欢苦哈哈的公益的。那种一上来就惨的不行的公益,会让人感动,但是看完之后却总让人心情很沉重。我并不喜欢,也真的是不太愿意参与这样的公益行动。

 

       然而我们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好玩的、有趣的、参与感强的,甚至污一点他们就很开心,再污一点更开心的那种。90后跟90后一起合作去推动公众参与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传播者即传播听众。所以虽然我们在做“我请你睡觉”的整个筹备时间非常紧张,但是并没有经历特别大的回路,因为我们知道如果一个东西连我们自己都不愿意参与,那也不用花时间去论证它是否可行了。


 
       最后一点,想分享的是专业的精神。

       其实很多时候,社会企业的传播做得并不亚于商业公司,虽然跟商业公司的传播直接去比有一点不合适,因为相对来说,社会企业最开始没有那么多的钱。有钱是项目做得好的一定的保障,但是专业的精神和钱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


 


       “我请你睡觉”有一个抱枕,送给了很多合作伙伴,1000多个。最开始,我们就选择了创艺T社,他们家的东西其实挺贵的,但是质量非常好。我就在想,大家收到这个抱枕、穿我们设计的衣服的时候会不会感动、会不会哭,如果没有感动,那宁可不做;同样,给他一件衣服,大家会不会持续地去穿。如果是,才是正儿八经送到心坎的真爱。

 

       很多人非常喜欢我们的衣服和抱枕。首先,因为它作为一件衣服很好穿,每个人都愿意穿。在了解到后面更美好的价值之后,就更加喜欢了,还特别喜欢被拦下解释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的二次传播的前提,可能都离不开尽管我们钱不多,我们都坚定地选择了清华设计和最好的制作商。这其实就是一种专业的精神。

 

       在这里我还想举一个例子。5月20日的时候我参加了Bottle Dream的瓶行宇宙大会,共有520个人一起吃午餐。当时大家被引导地非常有秩序,每个人都很安静地坐下来。在30分钟午餐的过程当中,我在桌子里看到了这样一个桌牌。

 

       BD的团队怎么做到地如此细心,这背后付多少心血才能想到说你在这儿吃饭的时候可能会无聊,可能会冷场;你旁边的人可能是你不认识的人,想搭讪怎么办,我不敢搭讪又怎么办?只凭这个细节,就能让我感到社会创新行业标准的专业水平!

 

       每个细节的背后都是无法抗拒,情不自禁的二次传播。不需要你的特意邀请,传播对象都愿意为你去做这个传播。因为你走到了他的心里,他需要的你想到了,他需要的但他没想到的,你也帮他想到了。

 

       牛逼的社会创新不见得是他们努力搞到了多少钱,而是在时间、精力都有限的情况下,能够把10块钱的价值发挥到了30块,甚至更多,这就是创新。而实现这种牛逼的前提,往往都是坚定的专业精神和无法估量的用心。


 
       ▽

       最后我想说一句话就是,中国的发展速度从来都不慢,只是我们起步比较慢。

 

       大家知道,我们的NGO、很多非营利机构还需要走很长很长的一段路才能够发展到我们希望的那样子,但是社会企业在美国其实也没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的起点也没有那么地低。等到大多数中国人或者是我们新的一代人正在觉悟和苏醒,真正地去行动的时候,我们发展起来会是非常非常快的。只是在这个起步的阶段需要更多的力量,需要依靠社会各界更多用心、专业和坚持的力量。

 

       所以我们会把“我请你睡觉”这个公益行动继续做下去,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关注发作性睡病的公益行动,我们也在关注所有人的睡眠健康。在未来,大家还会看到更多关于睡眠健康的公益行动,我也希望让更多的人真正关注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睡眠时间。以后如果能够做得足够多也足够好的话,我希望再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从我自己出发的一些公益传播的干货。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