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我在北京地铁上亲手抓了一个咸猪手还报了警,但这根本不够

我在北京地铁上亲手抓了一个咸猪手还报了警,但这根本不够

2017-07-17 10:03:46  来源:橙雨伞  作者:Zoe    点击数量:934

       2017年7月11日下午,我抓了一个性骚扰嫌疑犯。

       之所以是“嫌疑犯”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他的性骚扰行为,难以取证是性骚扰无法立案的一个关键因素。

       在这个案子中,我没有遭到警方的恶意揣测和谴责,也没有被收到任何威胁,可我还是觉得这件事,不是没毛病!以下是我关于这件事的全部经历。


       没有一点点防备,它就这么发生了

       今天下午,我从北京某一列地铁中走出,戴着耳机低头看手机,独自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突然,一只手掌贴上了我右侧的屁股,我愣了足足三秒才反应过来,但随后便意识到我被性骚扰了。

       当那个中年男人不协调地甩着他空荡荡的左手从我身边挤过去时(对,是挤过去,当时过道很宽,其他人都跟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把原本拿在右手的文件移到了左手,我甚至来不及拍下他空着左手的照片。

       大脑空白过后,我感受到的不只是身体被侵犯的愤怒,还有恐惧。如果骚扰我的是个女人,我一定会冲上去抓住她,但对方是一个比我高比我壮的男人。

       那一刻,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下意识地追上去跟在他身后,希望看清楚他的面孔,在这期间,他时不时地转头偷瞄我,而我拍下了他的背影。

       我一直跟随他上了扶梯,走出了地铁站,来到了地铁站外的小广场,他才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说:“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反问他:“你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中年男人心虚地回了一句:“我是不是碰到你了?不好意思啊,我不小心的。”

       我:“可我不觉得那是不小心,你摸我屁股了。”

       中年男人:“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可能摸你。”

       我:“你就是摸我了。”


在他用东西遮挡脸的间隙,我拍下了他的脸

 

       中年男人:“你这小姑娘,满嘴说的是什么话!”(试图让我在众人面前感到羞愧,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女孩儿可能就说不出话了。但是,被性骚扰的人没有任何理由羞愧,你只需把真相说出来,让对方羞愧)

       我(大声):“我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你摸我还不让我说出来!”

       中年男人:“我怎么了,你想干什么呀?”(威胁的语气)

       我:“我要报警!”

       当时我们已经走到了视野开阔的地带,周围有很多人,我不再惧怕和他起冲突。


报警

       紧接着,我便拨打了110,警员在30分钟内到达了我们所在的位置。

       然而,在等待警察的这30分钟里,这个中年男人可是一刻也没闲着,各种软硬兼施,以下是我们的对话,同时佐以男路人看热闹的眼神。

       中年男人:“北京的人真多,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是啊,连你这种人都有。”

       中年男人:“你穷疯了吧!你想要多少钱?”(试图反转,说我诬蔑他)

       我:“哼,我一分钱都不要,就是要把你抓进去。”(在已经报警的情况下,不要私下和嫌疑人达成任何约定)

       中年男人:“你是不是闲得蛋疼!”

       我:“我没有蛋,没有你那么龌龊。”

       中年男人:“你这种小姑娘,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我:“你不用激我,你就给我站在这儿,老老实实的等警察来。”

       中年男人:“我要是现在跑了,你也追不上我。”

       我:“我有你的照片,你敢跑,我就把你发到网上。”(网络比警察管用系列)

       中年男人:“我有老婆有孩子,我干嘛摸你?”(直男的逻辑吧,反正我是不懂性骚扰跟有家室有啥关系)

       我:“你是什么人跟你老婆孩子有啥关系?”

       中年男人:“你哪个大学的?”(注意:不要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给对方)

       我:“我是什么人跟你有关系吗?”

       等了一会儿,他不耐烦了,开始调整对策。

       中年男人:“这还要多久啊,我还得回去接孩子呢。”(注意:不要和嫌疑人有过多交流)

       我:(冷漠)

       中年男人:“我去买瓶水,你要不要?”

       我:(冷漠)
 
       在北京37度的骄阳下,我俩都被烤的有点不耐烦,我心中的焦急、愤怒和恐惧杂糅,很不是滋味儿。

       终于,等来了警察。

       警察一上来就让那人给我道歉,我说:“道歉不够,我要去警局,做笔录。”

       于是警察开始跟我“解释”,取证有多么多么麻烦,得跑ABCDEFG个部门去调监控录像。

       我当时以为是我自己跑,立刻豪气冲天地说了一句:“我不怕麻烦!”(后来才知道这都是警方的工作)

       警察:“你想要他赔什么呢?”(以为我想让他赔钱)

       我:“什么都不要!我就是要让他留个案底,让他不敢再犯。”

       警察:“行吧,那走吧。”

       (上了警车,中年男人作副驾驶,我坐后排。)

       中年男人:“(态度温和)警察同志,你看我一大男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想利用男性的身份和警察套近乎)

       我:“你一大男人怎么了,你不是人?还是我不是人?”

       中年男人:“我真是不小心碰到她了。”

       我:“你刚才态度可不是这样啊,我要是把你刚才的话录下来,哼哼。”

       很多女孩都想维持一个温柔顺从的受害者形象,但我想说的是,不要放弃任何一个为自己辩护的机会,不要觉得自己声音太大像泼妇,事实上,只有你的声音够大,态度够坚定,才会引起别人的重视。

       警察:“你就别解释了,你要是真没事儿,道个歉就完了,后来又说那么多干什么。”
 

做笔录

 

       到了警局,中年男人被警察先带上了二楼,而我被告知等候做笔录,等了一个多小时。

       做笔录时,警察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报案。我回答说我遭遇了性骚扰,这时,他捂着嘴笑了一下说:“说骚扰就行了。”

       第二个问题是,简述事情经过,这时封闭的办公室进来了另外两名男警员办公,给我做笔录的警察说:“你可以待会儿再说”。我想他可能是觉得我会害羞,但我表示无所谓,继续说那个男人是怎么摸我屁股的,这时,警察又捂嘴笑了一下。我全程冷漠……

       确认完笔录后,他又问了我的职业(这个问题和本案完全无关),在得知我是做某正当职业后,赞叹了一下我“真厉害”。(我:“。。。”)

       做完笔录后,我回到楼下,另一位警察跟我走到门口,向我暗示取证的困难。监控不一定能拍到,事实上后来也确实如此。

       警察:“我们会去调取监控录像,但那不一定清楚,希望你有心理准备。但我们会把那个人留在这儿一晚,让他长个记性。”

       后来经朋友提示,在无证据的情况下扣留嫌疑人是不符合程序的,虽然我没有冤枉他,但没有证据,他不应该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对待。

       我:“那如果没有监控录像,这种性骚扰行为岂不是无法被定罪。很多性骚扰都发生在没有监控的地方,那些受害者该怎么办呢?而且,就算监控拍到了,也不一定能证明他是有意摸我,那该怎么办?”

       警察:“目前就是这样,没有证据就无法定罪。你先回去吧,等我们联系你。”
 

       监控没拍到!

 

       晚上九点,我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要求我再去一趟,这时是晚上十点,我女朋友(没打错,是女朋友)陪着我骑了20多分钟的车去到了警局。

       警察在得知她是我女友后让她陪我一起上楼看录像,那个中年男人一直在门外偷看我们,直到警察把门关上。

       我们花了20分钟找到了我和那个男人同框的录像,但是性骚扰发生的地点是盲区,拍到他的时候,他的左手(摸我的那个手)已经拿了东西在手里。是的,我眼睁睁看着他把东西从右手换到左手上的,但我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这成了他后来为自己洗白的证据,据警方说:“那个中年男人说自己的左手一直拿着东西,不可能用左手摸你。”这种情况下,采用“举证责任倒置”也没用,因为被告人可以证明事实不存在。

       说明:“举证责任倒置”是指将通常情形下本应由提出主张的一方当事人(通常是原告)负担的举证责任,由于某种事由,而由他方当事人(一般是被告)就某种事实存在或不存在来承担举证责任,如果该方当事人不能就此举证证明,则推定原告的事实主张成立的一种举证责任分配制度。考虑到权力型性骚扰案件的取证可能会被有支配能力的加害方控制,适宜“举证责任倒置”。

       我们和警方又沟通了一番,他们问我当时有没有大声叫喊,我说没有,我当时没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之后又有点害怕,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我又问他们:“如果我有证据,这个嫌疑犯会受到惩罚吗?”

       警察们愣住了,仿佛从来没被问过这种问题,仓促回答我说:“我们会把证据提交上去,按法律判。”

       回家后,我在网上只找到了一条关于性骚扰的法律法规,而此法规并没有提出明确的惩罚措施:《妇女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受害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

       这个案子最终只能以无法定罪收尾。

       从警局出来后,我的女友还有些疑惑,于是我们去了事发的那个地铁站,站内的工作人员得知我们丢了东西(编了个理由,潜意识觉得这个理由更能让别人帮助我们吧),让我们看了监控室内的所有实时监控,我们发现那里确实是个盲区,只好就此作罢。

       小时候,我觉得那些可以躲过监控摄像的飞天大盗特别厉害,经历了这些事后才知道,这些摄像头也太好躲了吧!!


地铁站内的摄像头只设在闸机上方和地铁出站口,拍摄的范围十分有限
 

       作为被性骚扰者,还能做些什么呢?

       回来的路上,我在想,还能再做些什么呢?建议地铁站多设一些摄像头?那没有监控的地方怎么办?而且,即使是全方位监控的地铁车厢里,在人多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捕捉到所有角落。但是性骚扰,就发生在这些角落里。

       什么是证据?抓住罪犯的手算吗?监控拍到他的手碰到了你算吗?你的朋友看见了愿意作证算吗?

       经历了这次性骚扰,我没有受到警方的恶意对待,但这就够了吗?

       在我遭遇这件事之前,没有人告诉我要如何取证(同样适用于交通事故案,没有躺在地上保留现场是受害者的错咯?),地铁性骚扰案频发,而我没有在地铁上看到任何一条反性骚扰广告,没有在地铁站内看到任何遭遇性骚扰求助指南,有的只是警察对“性骚扰”这个词的回避,和广深的女性车厢。

       光有女性车厢有什么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性骚扰,按照这样的逻辑,女人是不是不应该出门?出门也要有男性陪伴并且用黑袍裹起全身?
 
       我和女友还有一些小讨论,比如,我很符合一个完美性骚扰对象的形象:个子不高,身材较瘦,看起来性格软弱不敢反抗,走路太慢。又比如,我很符合一个完美受害者的形象:有“正当”工作,不要赔偿只要公正。

       但我不希望这些成为新的谴责受害者的理由,性骚扰的发生只因为有人性骚扰了别人。

       我也不希望警方从职业去判断一个受害者是否值得帮助。

       我抓他,原本只有两个要求,让他的信息被警方记录,让他接受惩罚(批评教育),避免有更多的受害者。可现有的条件并不能做到这一点,我只能说,fuck you!
 
       之后,我想做更多关于反性骚扰的活动,让更多人去正视这件事,希望受害者们不再为自己遭受的伤害而承受污名。


总结了一些关于遭遇到性骚扰后的应对小贴示,希望帮到一些人

       1.  在遭遇性骚扰后,可以的话大声叫喊(可能吸引路人,之后作为人证),及时拍下嫌疑犯的样貌和行为(被骚扰后很多人会进入大脑空白的状态,如果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没有及时取证也请不要自责)。

       2.  在确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报警,比如在公开场合、或者有朋友陪伴的情况下。

       3.  面对嫌疑犯的谩骂时,保持冷静,不要与其产生过多交流,不要在警察来之前接受私下调解,不要收钱!默默等警察来。

       4.  请不要害怕说出真相,不要做惹人同情的受害者,你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公正,不要放弃任何一个为澄清事实的机会,不要怕麻烦,不要因为觉得来回折腾和警察的询问麻烦,如果你都不去为自己做些什么,那就没有人会主动帮你做些什么了。

       5.  如果不信任警察,请及时向可靠的亲人或朋友求助。

       6.  如果被触碰到身体,力量够的话直接用身体制伏对方,或者大声骂Ta是小偷,如果对方澄清自己不是小偷,继续反问Ta摸自己干什么,当场整治骚扰者更能震慑对方。

       出自橙雨伞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