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9.9公益日专题] |在线募款、线下培力,互联网支撑中国公益

[9.9公益日专题] |在线募款、线下培力,互联网支撑中国公益

2017-07-31 11:27:59  来源:公益交流站  作者:简韵真    点击数量:794

       9 月 9 日你会想到什么呢?对中国的 NGO 来说,不只是重阳节,而是腾讯 9.9 公益日,是公益界的淘宝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所有营销跟金流都要到位。2015、2016 年整个平台共募到超过人民币 1.2 亿元。

 

 

对中国的 NGO 来说,9 月 9 日不只是重阳节,更是腾讯 9.9 公益日。图/作者提供

 

       玩法是民众每捐 1 元给指定的慈善单位,腾讯便加码跟进捐 1 元,后来更找其他企业加入,将加码的比例超过 1:2(民众捐 1 元,企业捐 2 元),也找来明星代言不同公益项目。

 


各种公益项目也找来明星代言。图/作者提供

 

       这些公益项目当然几乎都是有一定规模的组织才能登记,但因为有微信、支付宝等成熟的在线支付系统的便利性,的确为公益团体带来小额捐款的庞大力量。

 

       例如淘宝上就会有标明「公益宝贝」的商家,截图的这家是每笔成交会捐 0.1 元人民币给指定机构。小额捐款积少成多是笔不少的数量。

 


小额捐款成就大公益。图/作者提供

 

       或是直接在淘宝上买午餐给老兵。

 


图/作者提供

 

       互联网搞小额捐款,突破法规限制

 

       网络募款让公益组织突破原本的法规限制,过去在某省或某市注册的公益组织,只能在当地街头小额募款,除非登记为「全国性」的组织才能突破此地域限制,但能取得全国性登记的组织少之又少。此外,能去街头募款的公募基金资格,需要有特殊的背景和关系,因此很多民间人士或者企业,都只能先成立非公募的基金会,不街头募款,而是向私人募款,这个规定到 2016 年《慈善法》出来之后才被取消。例如李连杰创办的壹基金,在 2007 年时没有民间公募基金会,得作为特殊项目靠行在红十字会下, 2008 年在上海成立非公募的基金会,后来才在深圳领导支持下于 2010 年在深圳落户。

 

       但这个针对网络公益群募的法规空窗也没有维持太久,因网络募捐的诈骗和真实性等问题,在 2016 年上路的《慈善法》里,对于慈善组织利用网络公开募捐有了明确规定,包括募捐只能在政府核准的网络平台上进行,例如腾讯公益、中国慈善信息平台、新浪微博微公益、轻松筹等。

 

       根据凤凰财经的报导,近 10 年中国捐赠总额从 2006 年不足 100 亿元,发展到 2017 年 1000 亿元左右,依法登记的社会组织达到 67 万个。

 

       当地朋友表示,6、7年前,突然有一堆团体要登记成为社会组织,但这 1、2 年则在紧缩,大家也还在观望。

 


 腾讯公益网页上的「免费午餐小善大爱」乐捐项目。图/@ 腾讯公益

 

       中国特色「协作」,和传统权威结构不同

 

       跟我 2014 年第一次去中国工作时十分不同,如今中国国内已经有发展成熟的在线协作工具,使用方法完全跟 Google 云端硬盘、 Trello 等共同编辑及项目管理工具相同,并且高度整合到微信中,可以直接在微信中的应用(注)查看文档、交换意见。(Google Docs 和 Sheets 还是需要跳转到分别的 app,相比之下超难开)

 


石墨文档很像 Google Doc 加 Hackpad。图/作者提供

 


红衫资本领投的 tower ,做项目管理。图/作者提供

 

       另外,当「协作」这个词不断被中国朋友提起时,我其实满惊讶的,因为协作在台湾也还在推广阶段。这些中国公益团体注重协作,不管是跨领域的共同推动议题,还是与传统意义上的「服务对象」一起设计社区解决方案,都不再是传统上对下的权力结构,而是水平的协作,去纳入更多意见。

 

       做公益不只热忱,还需要培力专业

 

       这次遇到几个伙伴是做公益培训的,包括提供募款课程、带讨论、建立永续经营模式、项目管理等。做公益也是需要专业的,虽然中国的 NGOs 也如同台湾 NGOs 工作者遇到薪资不高的困境,也面临民众质疑善款为何不直接投入救灾、扶贫等状况。

 

       例如根据《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财务管理办法》,公益基金聘用人员的平均工资不得超过本地平均工资的 2 倍,不然就会取消免税资格。2016 年上海平均薪资为 6,504 元人民币(约 2.9 万台币),对于大型 NGOs 而言,想要付高一点的薪水给中高阶主管会很麻烦。

 

       此外,民政部出的《基金会管理条例》还规定──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 10 %。台湾少数能找到近年财报的阳光社会福利基金会,2016 年的薪资费约占年度支出的 36.6 %,尚且不算办公室等杂支。国际组织以绿色和平东亚分部的财报为例,2016 年的募款人员薪资与组织行政费约为年度支出的 19.4 %。

 

       在只能低于 10 % 的人事行政费状况下,要推一个为期 4 天 1,800 人民币(约台币 8,099 元)的 NGOs 工作者课程,能付得起的公益组织并不多。因此,也有些比较大型的基金会会赞助中小型的公益组织工作者去上 NGOs 专业培训课程。随着公益组织的生态系成熟,越发需要专业的 NGO 人才。

 


图/@ 腾讯公益

 

       公益专业遇上政治风险

 

       2017 年 1 月 1 日正式生效的《境外非政府组织(INGO)境内活动管理法》,则是「要求(INGO)有主管单位、不得在中国大陆境内募款、向大陆境内输送资金也加以限制、不得从事政治活动等」。

 

       继续做事的 NGOs 小心翼翼不踩到政治红线,他们可以每年去人大提案做政策倡议,但不能维权,女权跟同性恋也都还是艰困的议题。实际一点来看,许多 NGOs 追求社会创新和公民素养,也不再只有单纯给钱救助,而是要培养在地小商家、做家庭代工,或是出现专门投社会企业的创投;也有些 NGOs 虽然对空污方面的公民监督不能谈,难以揪出不法厂商或政商利益关系,但可以往改善生活质量方面去努力。

 

       老爸评测就算是个网红社会企业。魏老爸本来只是个担心女儿包的书皮味道刺鼻的老爸,自费将近 10,000 元人民币送检测,发现有大量致癌物。将过程和结果录成影片分享上网后,越来越多人请他帮忙检测,形成了社群。 2015 年成立公司,在网络商城贩售检测通过的商品,从空气清净机到草莓都有,每月有将近 200 万人民币(约 899 万台币)的营业额。

 


老爸评测是近年中国新兴网红社企。图/@老爸评测 作者提供

 

       城市实验室,创造万千可能

 

       根据百度百科,中国的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数约 54.77 %。根据 QQ 对其使用者的数据分析报告,除了深圳的年轻人口(16–35 岁)年凈增率夸张的达到 22.53 %,北京跟上海的年轻人口年凈增率也有 6%–7%,二线城市有些也高达 12–20 %。

 

       也因此,很多公益或是社会创新都在城市里发生,也在网络上发生。

 

       2012 年成立的北京 706 青年空间是复合式的图书馆、咖啡馆、共生公寓、青年旅社、沙龙空间,也是文青必去的北京景点。室友一起订生活公约、办沙龙,各式各样的话题都可以在这里聊,转身就会遇到电影工作者、哲学家、人权运动者。我有幸在 2014 年快离开北京的时候去听了一场沙龙,超后悔没住进去。后来中国各地陆续成立了成都 028 青年空间、上海 SS 青年空间、广州叄楼青年空间等。

 


北京 706 青年空间可以举办多元活动。图/作者提供

 

       讲到青年共居,我在北京的时候也拜访过曾获雷军(中国小米科技创始人兼著名投资人)投资 1 亿元的 YOU+国际青年公寓。整个公寓象是高档的学生宿舍加共同工作空间(co-working space),公共空间可以拿来办聚会、黑客松(注)、办公等。想要创业,就去左邻右社拉设计师、工程师、商务人才,下楼就有白板可以一起讨论。周末还有篮球赛、冬天有火锅会等。

 


       YOU+国际青年公寓致力于整合有创意的租住方式、多元才华的青年人群等。图/ @ YOU+国际青年公寓 作者提供

 

       这次令我有兴趣的是一些类似台湾 g0v 做的公民科技尝试。例如 myH2O 与中国各地大学合作做测水地图,然后公开水质资料并将之视觉化,跟台湾的空污地图很像。目前点还不多,但很期待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也希望能多了解中国的公民科技项目。

 


       myH2O 与中国各地大学合作做测水地图,然后公开水质资料并将之视觉化。图/@ myH2O 作者提供

 

       原文标题:关于中国公民社会的匆匆几瞥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