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跨界资讯>  在中国做女人太难了

在中国做女人太难了

2017-09-08 10:05:13  来源:肉叔电影  作者:肉叔    点击数量:1463

 

 

8月31日,陕西榆林市一家医院,一名待产孕妇因为疼痛难忍,从5楼跳下身亡。


这应该是近两天最轰动的新闻了。


到底是医院还是产妇家属的责任?事发后这几天,两方各执一词,愈演愈烈。


院方称,产妇因为疼痛曾两次下跪,求家属同意剖腹产,但家属坚持顺产,才导致悲剧发生。并在今天凌晨放出了监控视频截图:

另一边产妇丈夫否认,称家属曾先后两次同意剖腹产,但是医院说“快要生了不用剖腹”。

 

谁是谁非,在真相还没弄清楚之前,我们不多加评论。

 

网上现在对这件事的讨论,显然已经从婆媳矛盾、医闹事件,过渡到了医学伦理、法律执行、女权主义、女人在分娩时的患者权利……这些社会学伦理学的问题,肉叔今天也不多说。

 

只是看见孕妇在五楼窗台上留下的手印,你一定忍不住会想,她该有多痛多绝望,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位绝望的孕妇,让肉叔想起了去年年底曾在电影院上映过的一部纪录片。

​《生门》

 

夏锦菊 | “要子宫,还是要命?”

 

这是夏锦菊第三次生孩子。

 

孕6产2,但这一次,胎盘长在了上回剖腹产的切口上。医生说这叫“凶险性前置胎盘”,很危险。

怀孕32周后,她早产了。

 

进手术室后,孩子很快生下来,可医生告诉夏锦菊——你现在大出血,要活命,就得切除子宫。

 

说话间,血从手术台流到了地上,滴成一片。

 

夏锦菊一听就哭了,我今年只有33岁,能不能帮我争取一下,保住子宫。

医生不是没帮她考虑过:他们先试着用止血带绑住子宫,可只要一松开,一分钟内就失血500毫升。

 

500毫升什么概念?普通人每次献血最多献400毫升。

 

再不摘子宫,连命都保不住。

 

门外夏锦菊的爸爸还有些犹豫,医生直说:没有多少犹豫的余地。

 

你同意切,我也得切

你不同意切……我还是得切

 

手术过程可以说是相当惊心动魄了,夏锦菊心跳骤停两次,再停一次,她就没命。

 

手术结束后,夏锦菊一共失血一万三千毫升,相当于全身换血4遍。

 

好在,她活了下来——

 

我回复知觉的第一下就是(医生)你在喊我

然后你跟我说,想不想见宝宝

我就点头,你说想见就要坚持下去

 

但假如她没这么好运呢?

如果一个新生命是以失去另一个生命的代价得到,那这个代价,会不会太大了?

 

陈小凤 | “在肚子里肯定比温箱里便宜”

 

陈小凤怀上了一对双胞胎。

 

但对这一家子来说,这不是好消息。陈小凤有糖尿病,再加上肚里是两个小家伙,营养更是不足。

医生说,两个孩子得三万医药费,大人一万五,起码要准备五万块。

 

但他们一家,向全村东凑西凑,才凑了五千多块。

 

穷得做好穷的准备:保大或者保小?

 

丈夫又不认命:大人小孩我都想保。

医生也没办法,只能告诉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搞钱”。

 

病房临床问,不能靠医保吗?

 

他有,但老婆陈小凤没有。

 

经过好心人提醒,他们想到了申请医疗贷款这条路。但借贷的过程,又啼笑皆非:陈小凤丈夫的哥哥,直接拿户口本走进了农村信用社。

 

靠户口本……当然是借不到钱的。

 

信用社的人告诉他,想借要用房子作抵押,还要符合条件。

医院里没钱就不发药,是制度;银行借不到贷款,也是制度。

 

在这家人看来,医院和银行两个机构互相矛盾,自己一家,只能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终于凑够了钱,交钱的当天晚上,陈小凤就突然大出血,情况危急。

 

好在送进产房后,孩子和大人都平安。

 

纪录片最后,夫妻俩带着双胞胎女儿出院了。

 

后面的事,是两个早产儿十几万的治疗费,是孩子将来上学、医疗、生活所有的开销……

 

曾宪春 | “没有儿子别人就笑话你”

 

曾宪春在各个医院调来调去转了一天一夜,终于转到了中南医院。

 

之前的医院都不肯收她,太危险。

孕5产2。

 

胎盘附着在上次手术的疤痕位置,已经把子宫弄穿。一旦宫缩,胎儿就会跑到腹腔。

 

当天晚上,她就进了手术室。

 

好在手术顺利,曾宪春夫妻如愿在三胎生下了儿子。

 

小姑子听到母子平安,哭了:

 

我哥之前就只有两个闺女

所以一直以来想生个男孩

为了保护这个小孩我们家里面都好辛苦

 

回到家,女儿亲着曾宪春的脸颊,想摸她肚子上的疤痕。

 

曾宪春放下衣服,笑着教会女儿一个词:

 

痛。

李双双 | “我就怕人财两空”

 

怀孕已经六个月的李双双和家人一到医院就问:能不能做引产?

 

医生拒绝了:做引产必须有医学指征,证明胎儿畸形、或者胎儿死亡才行。

 

不然就是违法。

可李双双的丈夫说:优生科的告诉他们,孩子很有可能发育不完善。

 

一边是人道主义:孩子胎心正常,不一定有缺陷。

 

这也是条新生命,不能还没生就被父母判下死刑。

另一边是丈夫对现实的恐惧:孩子长大后,万一还是落个终生残疾呢?

 

他没有考虑这个生命以后走得长不长,或者说走不走得好

他也没有考虑到,我们这些监护人以后那些路怎么走

 

婆婆也着急,她一遍遍告诉护士:

 

为什么叫优生优育呢,优生优育就是要孩子全部是健全的

就当是选种子一样,我想选最好的种子来培育我孩子

一家人最终剖宫产下了孩子。

 

问题又来了——早产儿需要观察几天才能判断是否有缺陷,观察救治的这几天,又得花至少1万块钱。

 

这钱,花还是不花?

 

李双双的丈夫坐在医院的楼道里犹豫了好久,他说:我就怕人财两空。

纠结来纠结去,他们还是决定争取一下。

 

但孩子,最终还是夭折了。

《生门》105分钟,讲的就是这四位产妇的故事。看完你一定会对这句“俗话”有更切肤的体会:

 

每个人的出生,都是一个奇迹。

 

必须承认,这部片尺度很大——

 

孕妇们肚子上层层叠叠的伤疤;手术台上血淋淋的剖腹产;沾满血污的婴儿从肚子里被抱出来……都真真实实地被摄像机记录下来。

但看完整部片,肉叔印象最深的,反而不是母亲们的怀孕之苦、分娩之苦,而是她们作为“女人”的苦。

 

夏锦菊,四个孕妇中最乐观活泼的一个。

 

整部片里,她的丈夫只出现了一次。

 

她因为早产被推进手术室、大出血、摘子宫、命悬一线,整个过程,丈夫都在外地打工没能赶回来。

 

之后她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恢复、出院,丈夫也没在身边。

生孩子前,她躺在病床上,笑着迎接来陪自己的爸爸和舅舅,嘴里说着“我才不怕生孩子,又不是第一次了”。

 

要生孩子上手术台有什么好紧张的

还拿自己生第一个女儿时的“糗事”开玩笑:

 

我生我女儿的时候也是肚子痛,我就自己往手术室一边走一边哭,然后就生出来了。

 

看起来超有经验超淡定。

 

可为什么她笑着笑着,好像就哭了呢?

 

 

曾宪春,四个孕妇里最幸运的一个。

 

虽然怀孕时出现了危险,但好在分娩过程顺利,一起来陪产的老公似乎也很心疼她。

但她跟护士的对话,为什么又透着无奈呢?

 

公公婆婆想要孙子嘛

我们农村人没素质

他们骂人,骂你没这没那

 

陈小凤,这个从云南嫁过来的女人,整部片里几乎没听到她说一句完整的话,最多就是在医生问起来的时候,轻声嗯啊了几句。

 

因为害怕出血,她一直平躺在病床上,都不敢侧身。

 

她可能不知道,因为缺钱,医生让家属做好转院打算时丈夫的回答:

 

你要是找个小医院,光保大人不保小孩有什么用

 

她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在手术室冒着生命危险,早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婴,医生抱着婴儿出去通知时,丈夫面如死灰的脸色。

 

—两朵金花

恭喜什么呀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但她一定知道,丈夫全家人聚在她床尾,跟一个专门帮人牵线收养婴儿的“线人”,商量着想把双胞胎中的一个送走的决定。

 

—如果他要是两个孩子都给你承担下来呢

都要都给他

 

陈小凤能怎么办呢?

 

她什么都不能做,也没人在乎她的想法。

 

听着“(如果把孩子送走)我们从此跟他没有关系”的讨论声,她只能躺在床上,默默流泪。

你会看到片子里很大一部分人,把生孩子当成是一次“抽奖”。而判定这个“大奖”是否值得的标准,在于ta是不是男孩、是否健康……

 

这些,都不是母亲一人可以左右的。

 

有人对电影里这些躺在床上默默流泪的女人们,怒其不争,觉得她们完全可以跳出来为自己说一句话:对我自己生命有危险的事,我不干!

 

真那么容易么?

 

中国女人的一生,从来都少不了来自传统观念和现实生活的双重压力。

 

公公婆婆对生男孩的期待;传统观念里所谓“女人天职”;生完孩子后不论是工作还是当全职妈妈,不论选哪种,也都是一大堆问题……

在中国想做好“女人”,本身就是奇迹。

 

因为“生活”二字,生与活,都很难。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