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哪些因素影响民众的捐助行为?2017年世界捐助指数分析

哪些因素影响民众的捐助行为?2017年世界捐助指数分析

2017-09-14 10:01:25  来源:公益慈善周刊  作者:陈邦炼、董强    点击数量:752

       作者:


       陈邦炼(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博士生)、


       董强(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公益慈善周刊发起人、小云助贫中心总干事)

 

       自2010年以来,英国慈善援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CFA)每年都会根据盖洛普公司提供的民意调查数据,评估各国的世界捐助指数(World Giving Index),今年9月发布了第8期《世界捐助指数报告》(CAF World Giving Index2017)。该报告基于2016年盖洛普在全球139个国家,针对民众捐助行为的调查研究,从三个方面对各国的捐助情况进行评估,即在过去一个月中,受访者(1)是否帮助过需要帮助的陌生人(2)是否向慈善机构进行捐款(2)是否参加志愿活动。每个方面的得分为:受访者中有过上述捐助行为的人数占受访总人数的百分比,例如:

 

       帮助陌生人得分=过去一个月帮助过陌生人的受访人数/该国总受访人数*100%

 

       最后将三个方面的得分相加,简单平均即得到该国的“世界捐助指数”。盖洛普公司采用电话采访或面谈的方式完成对受访人的调查,每个国家的样本量一般为500-1000份,对于人口众多的国家样本量会相应增大,比如中国受访人数为4737人,俄罗斯为2000人,共采集146000个样本,调查的139个国家总人口将近全球人口的95%。虽然这样一种统计的方法存在一定的偏颇和失真,不能详尽地反映不同国家实际的公益或慈善内容,但它选取了易于比较而且具有普适性的3个指标,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描绘一个国家的公益发展情况和民众的捐助热情,尤其是统计实施捐助行为的人数比例,而非简单以捐赠金额来衡量捐助情况,能更有效地反映各国民间的捐助行为概况。各国的世界捐助指数和排名如下表:

 

2017年世界捐助指数排名表



一、2017年世界捐助指数的基本情况

 

       根据英国慈善援助基金会发布的世界捐助指数排名,缅甸2017年仍然稳居全球第一(缅甸自2013年入选该指数评估以来,年年蝉联第一),位居前20强的国家依次为:缅甸、印度尼西亚、肯尼亚、新西兰、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沙特阿拉伯、荷兰、英国、塞拉利昂、马耳他、利比里亚、冰岛、泰国、伊朗、赞比亚、德国、挪威。在过去5年的平均指数中,位居20强的国家依次为:缅甸、美国、新西兰、加拿大、爱尔兰、英国、斯里兰卡、荷兰、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肯尼亚、不丹、马耳他、挪威、冰岛、马拉西亚、奥地利、科威特、德国。中国2017年排名138,仅居于也门之上,过去五年平均指数也未能进入前100名。
    
       相比过去5年的平均世界捐助指数,2017年西方国家的世界捐助指数都有所下降,G20成员国中只有6个国家(印度尼西亚、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德国)的世界捐助指数排名进入20强。从各个大洲层面看来,只有非洲实现了增长,美洲持平,欧洲、亚洲和大洋洲均有所下降,尤其是亚洲下降幅度较大。但总的来说,各大洲变动的幅度在1-2个百分点,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

 

       二、世界捐助指数的影响因素

 

       一个国家的民众捐助行为与该国的经济、社会、文化等多个方面密切相关,但不同国家受影响的主要因素可能各不相同。

 

       1、经济因素

 

       从世界捐助指数排名表中,我们可以看到20强并非都是经济最发达的国家,排名第一的缅甸,2016年GDP为674.3亿美元,全球排名第65位,人均GDP为1275美元,排名148位;第12名的塞拉利昂2016年GDP全球排名第151位,人均GDP排名167位,一直是“人类发展指数”(HDI)最低的国家之一,2016年其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为第179位。而在世界经济20强国家(地区)排名表中,GDP排在前20的中国、日本、俄罗斯、墨西哥,其世界捐助指数排名均超过100。

 

世界经济20强国家(地区)排名表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网站资料整理


 
       为了进一步观察世界捐助指数与各国经济水平之间的关系,笔者通过对139个国家的2016年世界捐助指数(WGI)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人均GDP进行Pearson相关性检验,我们发现,各国的世界捐助指数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并不显著相关,而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0.01的置信水平上显著相关,相关系数为0.415,属于中低程度的相关性。因此,我们不能否认一个国家的经济情况对其民众的捐助行为有影响,但也不应该高估这种影响。以中国和日本为例,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人口众多,人均GDP排名第53名,目前贫富差距较大,大陆的公益发展起步较晚,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制约了民间捐助行为的发展;而日本GDP全球排名第三,人均GDP排名第20名,国内市场发达,民众生活水平很高,同时也发展出一套较为稳定社会公益事业体制,为何其世界捐助指数排名仅为第111名,这也进一步说明经济和生活水平较高并不代表捐助指数一定会相应较高。


 

       2、宗教与慈善文化

 

       捐助行为往往被定义为一种施与而不求回报的活动,这在佛教的教义中也常常被奉为修行的必经之路。《世界捐助指数报告2017》中指出,排名第一的缅甸,其民众中85%以上都是佛教信徒,其中99%信仰南传佛教(也称“上座部佛教”)。缅甸信徒十分虔诚,每天早晚均要念经一次,每逢缅历初一、十五或斋戒日都要到寺庙朝拜、布施钱财、物品。遇到有红白喜事或做生日等节日,也常邀请僧侣到家中供斋或到寺庙布施。佛教传入缅甸已有上千年历史,宗教思想已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形成缅甸人民根深蒂固的思想体系,这可能是缅甸民众参与捐助行为比例高的重要原因。对于各国民众的宗教信仰情况,盖洛普公司2015年曾发布一项关于“全球宗教信仰和无神论指数”的民意调查,其结果显示,宗教文化最浓厚的国家是泰国,9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信教,亚美尼亚、孟加拉国、格鲁吉亚和摩洛哥紧随其后,民众信教的比例均为93%。这几个国家的世界捐助指数排名分别为泰国18、亚美尼亚123、孟加拉国133、格鲁吉亚131、摩洛哥132。从上述国家的世界捐助指数看来,信教比例高并不意味者民众参与捐助的可能性就高,但我们可以看到,泰国与缅甸一样,主要信奉南传佛教,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主要信仰东正教,摩洛哥民众主要信仰伊斯兰教,孟加拉国以伊斯兰教和印度教为主,也有部分信仰佛教和基督教。佛教教义中强调“戒、定、慧”和“乐善好施”,主张个人修行,佛教信徒往往更乐于捐助他人,以求好报;而东正教、伊斯兰教更强调对神、对真主的信仰,以寻求救赎。因此,民众信仰宗教比例较高的国家,民众的行为可能受其宗教教义影响较深,教义或宗教仪式中鼓励信徒施善的,那么该国民众的捐助比例也会相对较高。

 

       与此同时,盖洛普的“全球宗教信仰和无神论指数”调查结果显示,宗教信仰比例最低的5个国家依次为中国、日本、瑞典、捷克与荷兰。其中中国、日本、捷克3个国家的世界捐助指数排名较为靠后,而瑞典与荷兰的捐助指数排名却分别为第32位与第10位。这5个国家的宗教信仰比例较低,经济发展水平都比较好,2016年在139个国家中的人均GDP排名分别为第53,20,34,16,2位,但世界捐助指数差异较大。笔者认为是不同国家的慈善文化导致的。

 

       以中国为例,中国传统文化中虽崇尚“德”与“善”,拥有这两种美德方可称之为“贤人”或“君子”,但在民众日常生活中,却更多地教导其经验实用的“设防”之理,如“防人之心不可无”,“知人知面不知心”“逢人只说三分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样的经验之谈,从而在“善”的文化中,中国民众往往止步于“害人之心不可有”,即我不害人,也没有义务要施恩,从而没有形成一种人人公益的慈善传统,认为公益是“君子”“贤人”“达人”的特权,或者是政府的责任,普通老百姓只能顾好自己,或者等待被施恩。

 

       而在日本,一些主要的公益事业领域,如教育、科技、卫生等,一直都是由政府直接组织,所需投入也几乎全部来自于财政拨款;即使在民间力量为主的非基础性社会公益事业领域,政府也通过提供不同方式的经济支持以及各种规制手段,发挥着重要的引导作用,政府扮演着发展社会公益事业的主要角色,民间力量是政府作用的补充。因此,民众自觉的提供捐助的比例也就相应较小。

 

       相反,在瑞典与荷兰这样的高福利国家,政府提供了民众生活、就业、教育、医疗等各方面的基础保障,同时也拥有较为活跃的国际公益组织,如瑞典的红十字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 ),联合国难民署(UNHCR)在瑞典的分部;荷兰的红十字会以及绿色和平国际等,具有较为浓厚的公益传统和氛围。在瑞典,人们会将旧衣服、家具免费捐赠给二手店,二手店低价卖出后所得的收入捐给红十字会,捐助行为成为了他们的一种日常生活习惯。长久形成的慈善文化与公益传统也是瑞典捐助指数较高的重要因素。


 
       3、社会与政局

 

       在世界捐助指数排名中,也门的捐助指数为13,为全球最低。也门是中东地区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常年处于分裂、混战和贫困之中。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6年也门全国GDP为273.18亿美元,在139个国家中排第89位,人均GDP为990.3美元,在139个国家中排114位,明显高于塞拉利昂(人均GDP第131位)和利比里亚(人均GDP第132位)。在2003年以前,这两个国家也是频繁发生内战,塞国自2002卡巴执政以后,致力于结束内战、恢复和平,利比里亚则是在2003年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介入而接触内战各方武装。随着政局稳定,经济和人口也稳步增长。塞拉利昂统计局发布2015年塞人口和住房普查初步结果显示,2015比2004年人口普查时增长了42%,每年人口平均增长率为3.2%(新浪网,2016)。尽管贫穷,塞拉利昂和利利比里亚在2017年世界捐助指数排名中仍然高居第12、14位,相比于过去5年平均的世界捐助指数,塞拉利昂提高了9个百分点。这两个国家的高分项从2010以来一直表现在“帮助需要帮助的陌生人”,2017年这一项高达81%和75%,但由于收入低下,“捐款给慈善机构”则只有18%和26%。。与也门一样,塞拉里昂和利比里亚同样处于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列,以农业和矿业为其主要产业;但相比之下,后两个国家社会情势更加稳定,民众更乐意帮助陌生人。

 

        三、世界捐助指数给我们的启示

 

       近年来,随着我国网络筹款的兴起,如在腾讯“99公益日”的助推下,“人人公益”的理念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但往往这一场狂欢以后,人们就回到原来的状态,把“捐助”作为一项已完成的任务束之高阁。在2010-2017年慈善援助基金会的世界捐助指数报告中,中国大陆的世界捐助指数一直排名靠后,2017年我国世界捐助指数仅有14%,“帮助陌生人”一项得分为30%,“捐款”一项得分为8%,“参加志愿服务”为6%。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政局稳定,社会繁荣发展,但民间尚未形成良好的公益传统和慈善文化,民众捐助热情较低,和谐互助的社会氛围有待进一步强化。

 

       政府在大力扶贫的同时,须充分调动民间公益组织的力量,给予其更多能动性的空间和支持,这样民间公益深入社区以后,再逐渐形成社会的公益文化,给民众一个值得信任的社会空间,形成乐于彼此捐助的习惯。

 

       宗教组织也应当引导信徒互助友爱,将捐助的行为内化为一种自身的修养,而不是施恩,也不是图报,才有益于公益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形塑一个人人公益的社会,除了政府和公益组织,也需要企业的有效参与,企业除了通过捐赠等形式肩负起企业社会责任以外,对内部的企业文化中,也应渗入公益的理念,以形成环保的生产方式,互助的员工社区与和谐竞争的市场环境。
        
       参考链接:


       [1]慈善援助基金会.各年《世界捐助指数报告》.Availableat: https://www.cafonline.org/about-us/publications/


       [2]世界银行公开数据.Availableat: https://data.worldbank.org.cn/


       [3]观察者网.中国人重视宗教的人口比例全球最低.Available at: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6_01_04_346877.shtml


       [4]新浪财经.塞拉利昂总人口突破700万.2016.Availableat: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6-04-04/doc-ifx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